搜索

导航

世爵汽车

利星行、广汇、庞大起底中国汽车经销商财富往

  对于今天汽车行业,跨越成长的阵痛,需要有善于向时代借力的智慧,需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也需要有敢于承担后果的勇气,更需要有不畏艰辛、敢于再出发的壮志!

  在此刻,奔驰已然为早年轻视中国市场而付出代价。中国汽车人,也到了为自己早些年不敬畏市场的行为而买单的时刻。

  从本质上来说,这辆车这时候还是属于银行的资产,银行为了保证风险,一般会将车辆的出生证明——“合格证”质押在自己手中,等到经销商将汽车销售掉后,再将车款全额打到银行,将借款结清,银行才会将合格证还给4S店,4S店再给消费者拿去上牌,此之谓“赎证”。大背头、定制西装、皮夹克、咖啡厅、舞女、党政大员、企业名流、全英文的PPT和讲义……在南京城,如果你看到这些,请不要把他们想的有多么高大上——因为他们只是一群汽车修理工而已。二战结束后的1946年,刘玉波才重新回到马来西亚社会,并且开始创业,一开始他依旧经营杂货铺,后来生意做大了,开始经营木材生意。庞庆华几乎一夜白头!1983年,庞庆华被分配到河北滦县物资局下属的机电设备公司工作,当时国家规定汽车生产企业有一定比例的产品自销权,说白了,企业能自主销售汽车!2019年,西安有一位女士,花钱购买了一辆价值66万的奔驰轿车,并且支付了超过15000元的“金融手续费”,这样价格昂贵的汽车,奔驰一年在全球卖出超过230万辆。

  给我三个月时间,我让庞大再次回到正轨——庞庆华在19年年后对记者这样说。

  我们无法得知当年的庞庆华听到这句话是何心境,如果时光倒流三十年,这一句话,对于穿越回去的任何人来说,都有一种如何都无法抵挡的魔力!

  巨亏70亿,无论是老庞,还是持股庞大的万千股民,显然都无法接受这一个悲惨事实。

  被追到海边时,野蛮的日本人朝他开枪射击,刘玉波无奈,跳海逃生。上岸后,他不敢再回到人类社会,只在高树上搭铺栖身,过了一段原始人的生活。

  这无疑给本就暗淡的汽车市场雪上加霜!但这是中国汽车人必须要支付的“学费”。

  进入新世纪,加入WTO,中国私家车领域需求呈现爆发式增长,中国消费者展现出来的消费能力,让全世界所有的汽车品牌都始料未及,甚至是大跌眼镜!

  但与这些人和品牌相比,距离老百姓最近的汽车经销商和一家家的4S店的造富往事,则往往被人忽略,被人遗忘。

  那时候,傲慢的戴姆勒对贫穷的中国内地市场不屑一顾,身为中国人的刘玉波出手了!

  他先是在新加坡成立了专营奔驰买卖的公司,然后搬到香港设立“利星行”,其后分别在大陆、韩国、台湾设立分公司。很快,利星行几乎垄断了整个东亚市场的奔驰汽车销售!

  用20万块钱,拿到100万的车,还没有利息,这等好事对4S店的老板来说,简直美妙到家了!

  走投无路之下,孙广信主动找上门去。对方本不欲搭理他,可孙广信当场许诺对方:卖一台推土机给我1%的手续费,卖不掉分文不取。

  随着此次利星行奔驰漏油事件、手续费时间,公众对于4S的“仇恨”再次升级,媒体和群众再一次把汽车行业,把汽车人推到了风口浪尖!

  等到1960年,刘玉波已经是大名鼎鼎的“木材大王”,几乎垄断了马来西亚的木材交易。汽车行业是重资产行业,除了前期的建店投入与日常的人力成本与房租等运营成本占比较高外,占用资金最大的一块,便是库存!但是他不服输,就在这样的的大背景下,他依旧坚持销售汽车,从地面转移到了地下。上海某宝信集团旗下宝马经销商年销量超过2000台,以平均宝马单车价30万计,每年需要用到的提车资产便以数亿甚至上十亿计。孙广信家中兄妹五人,最高文凭仅为初中。在部队,他有2次升迁机会,都被干部子弟替代掉了,要强的孙广信受不了这样的挫折!根据2018年财报显示,广汇汽车全年营收超过1600亿。让他始料未及的是,国家计委在1989年印发了《关于加强小轿车销售管理的实施办法》的通知,通知里规定,小轿车必须有经营权的企业才允许销售,否则就是违规。后者作为奔驰在华的核心经销商集团和丰田在华销售渠道的绝对王者,仅仅得了89分。香港回归那年,奔驰S600一台车在大陆售价超过160万人民币,那年,中国大部分乡村尚未开通公路,超过一半的国民没有乘坐过汽车。多年以后,孙广信成立的广汇汽车已然成为中国最大的经销商集团。几千年来,从没有一款商品被人类赋予了如此多的内涵和意义:出行、便利、科技、安全、财富、梦想、环保、地位、荣誉……利星行是非上市公司,他们的财报我们无法得知,但从凯达学院2017年对所有500亿以上规模的经销商做出的盈利分析来看,利星行的盈利能力以98分的高分,力压排名第二的大连中升集团!

  银行不是慈善家,你用它的钱,它收你的利息!但这个利息一般也不需要4S店支付的,一般都是主机厂为了促进经销商提车,就顺便把利息的单给买了。

  于是,20年前先从厂家免费拿车,再向用户卖车,最后再给厂家结款的操作,被汽车行业人操作到了极致。能为现代企业经营提供天量的现金——这是汽车经销商所不为人知的“内幕”,也是汽车行业吸引着一波又一波投资人前赴后继的主要原因。同为河北老乡的华夏幸福地产公司的土地储备更是只有500万平方米,还不及庞大集团的一半。这50亿的资金,从消费者手中收过来,再瞒着银行将他拿出去“活动活动”,最后再后面的钱补前面的坑!孙广信在部队始终告诫自己:人活着,就要进步?

  1936年,20岁的广东任刘玉波带着13元乘船前往马来西亚。他从学徒做起,后转开商店,才算是略有积蓄。可好日子过了没几年,太平洋战争便爆发了,刘玉波当时正在马来西亚做乡长,因为身份原因,他受到日本人的追捕。

  时光荏苒,往事如烟,即便变幻了时空,变幻了国民,但是那些强势的汽车品牌,那些掌握特权或财富的阶层,以及,汽车那始终昂贵的售价,却始终未变。

  可是27岁那年,孙广信的将军梦破灭了。有记者就此事采访庞庆华,庞庆华肯定了这个说法,并称庞大集团是拥有土地最多的公司之一。希望未来的一天,汽车人敬畏市场,消费者尊重提供服务的行业和行业中的每一个人!2014年,有媒体报道庞大集团的土地储备面积超过两万亩,市值超过50亿。刘玉波成为“木材大王”没几年,在中国新疆有一个叫做孙广信的山东人出生在一个鞋匠之家。对于这家经销商集团来讲,中长期之内,他手中有超过几十亿的天量资金,可以自由操作。要知道,当时一台推土机价值超过20万,对于孙广信来说,他手中一次性就掌握了超过200万资产。凭着这条坚持,他给自己定下了“199230师长计划”——即1992年,30岁时,当上师长,然后再是将军。孙广信作为唯一的高中生,在高考落榜后直接进了部队,并顺利考入军校。以广汇旗下宝信集团代理的宝马品牌为例。

  若是以豪华品牌超过60%的金融渗透率,奔驰平均单车30万的贷款额,4%的手续费,粗略估计,单手续费一项,利星行纯赚超过14.4亿人民币。

  汽车,自诞生之日就是资本家的游戏。党政要员、资本大鳄、亲王拿督在这里纵横捭阖;权利、金钱、欲望、野心、贪婪、梦想,在这里纠缠交织。

  他很快就做出了复员的决定,1989年,孙广信揣着仅有的3000元积蓄创立了广汇,一股脑扎入了商海之中。

  广汇95亿收购宝信,正通55亿并购中汽南方,多元化战略,多领域投资,汽车人玩的资本游戏,老百姓根本不懂。

  如果有机会让葛大爷再说一次的话,我觉得他一定会说:21世纪,地皮最值钱!

  2019,会有大批的汽车人离开这个他热爱的行业,会有大批的投资人在汽车圈“倒地身亡”,而文中的巨头有绝大的可能继续扩张,汽车流通领域的创富故事也将继续上演!

  那年,时任河北省主管商贸板块的副省长郭洪岐到滦县视察,路过机电公司,看到不到十亩的小市场,挤挤插插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汽车。

  那些耀眼的汽车品牌,那些声名赫赫的汽车创始人,早已经成为了传奇和英雄,成为了教科书中的典范,成为了挂在高墙上的荣光。

  庞庆华没有撒谎,从网上的数据查找显示,截止2014年6月,绿城、保利地产、招商局、华夏幸福的土地储备面积均在2000万平方米以下。

  2018年,中国汽车经销商百强榜榜单发布,利星行以超过20万辆新车的销售量,800亿的营业收入,成为中国排名第三的经销商集团。

  郭洪岐执意要下车去看个究竟。当时庞庆华正在市场上办公,突然看到这么一大波人,其有不少眼熟的省政府领导,他正要打招呼,郭洪岐却先发话了:

  我们讲了三个不同的财富故事中,其实说的都是同一类人,讲的都是同一件道理。

  让太监宫女们赶到恐惧的是:这样一个“铁笼子”的售价,需要大清国一个普通的劳动者不吃不喝工作333年才能够买到。

  在拖欠合格证最疯狂的那些岁月里,相当多的汽车经销商平均从车辆销售到交付合格证的周期,基本长达2-3个月。

  在创业到成为富豪的开始几年,刘玉波常对人说:创业必先立志,经商则要勤俭,而且不怕吃苦,更重要的是守诺言,重信用。

  很快,凭着这200万和他的苦心经营,孙广信不断拓宽自己的业务领域:餐饮、能源、汽车、房地产、体育等,孙广信迅速积累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桶金,成为了新时代的“新疆王”!

  公告显示,2018年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亿元至-65亿元。预计公司2018年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71亿元到-76亿元。

  以某H股上市集团经销商集团为例,2013年全年营业额超过300亿,90%以上都是新车销售。以平均“拖欠”消费者合格证2个月计算,全集团双月销售额超过50亿人民币。

  在民国时期,一升汽油最高售价曾经高到100元人民币,这样的价格比今天高了十倍不止。

  同样,这样不明就里缴纳成千上万“金融手续费”的消费者,在中国每年至少超过1000万。

  于是,孙广信用了10个月时间,走了十多万公里,跑遍了整个新疆,踩坏了无数双胶鞋后,他卖出了103台推土机。

  当时的孙广信既没有资金,也没有合适的项目,正不知干什么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一家内地的推土机企业在新疆打的广告。

  在中国,没有任何人能忽视这样一笔数量庞大的资金,也没有任何人,自问有这样的实力可以随便拿得出这笔天量资金!

  自此,庞大走向了一条与广汇和利星行截然不同的扩张之路。拿地、建店、上市、融资、拿地、建店、融资、拿地……

  据说乌鲁木齐全城五套房子中,至少有三套是广汇地产开发的,再回看上个月刚才阜阳拿地的利星地产(利星行旗下)的新闻,一切便不足为奇了。

  1987年,庞庆华成为了物资局经理,开始带领十几号人专卖汽车。一年就给单位带来了大几十万的收益。

  宫内的一堆太监宫女们对这个能发出轰鸣声且跑的飞快的“铁笼子”感到陌生而恐惧,让他们恐惧的,不是它奇怪的外观,不是它可怕的性能,也不是它没多久就在宫内撞死了一名太监。

  在中国,有了这笔钱,你可以在资本市场上纵横捭阖,也可以在金融领域大杀四方,还可以在房产领域呼风唤雨,更可以在物流行业君临天下。

  庞大上市后,有钱有地,更是无所顾忌,很快开设门店超过1000家,先后策划了收购世爵汽车、萨博汽车等国外汽车品牌与主机厂,与斯巴鲁成立合资公司,代理巴博斯品牌、参股北汽新能源等操作。

  先由汽车4S店打款到授信银行,一般为商品总额的20%,再由银行按照进货总额开出承兑汇票,然后主机厂收到总额后,才将汽车发到4S店内,店内就可以正常销售这辆车了。

  在当年,一辆普通的福特T型轿车在中国大陆售价是12000块大洋,而那年全上海黄包车夫平均年收入只有90块大洋。

  当年大员陈诚的福特汽车需要大修,一次的修理费就需要一根金条。而在有据可查的一张民国时期的汽车维修清单显示,30年代的汽车,更换一个喇叭的费用是15000大洋……

  所以,对于每一个汽车人来讲,何去何从,需要我们重申审视,对于消费者来讲,谁是谁非,需要我们重新衡量。

  除此之外,还有部分车型的加价销售、售后保养、维修、事故车理赔、二手车、保险、金融利息、精品销售,还有奔驰作为溢价空间最高的汽车品牌所带来的单车进销差。

  于是,他和公司员工开始发动身边一切关系,在全国寻找车源。很快,他在齐齐哈尔市国库内找到了一批进口的日野牌卡车,这是一批库存车,庞庆华以每辆4.6万的价格买了回来。

  曾经有位经济学家说过:在中国,任何行业最后都将会金融化,金融的钱最终都会流向房地产。

  可以想象,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孙广信自然会将这200万的作用发挥到极致。

  感谢利星行、广汇、庞大、中升、永达、正通等经销商集团以及全国数以千万计的汽车从业者,你们给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为中国的出行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

  奔驰作为汽车的代名词和豪华车的头把交椅,在中国市场被一飞冲天,利星行控制着韩国所有的奔驰销售经销商,控制着大陆超过三分之一的授权经销商,最高时掌握着奔驰中国接近一半的股份。

  秉承着这条信念,刘玉波的生意越做越大,1976年,他受封马来西亚“拿督”勋衔,未久又受封“高级拿督”勋衔。

  从1998年第一家4S店成立至今,到今天已经20多年过去了,汽车越卖越多,价格越来越便宜,4S店在中国的口碑也越来越差。

  他们看到了这个部队复员的青年身上所蕴藏的巨大“能量”!于是,他们迅速提高了销售的佣金,并一次性拿出10台推土机和装载机给孙广信做代销。

  也希望利星行之后,让一切回归汽车销售和服务的本质,让一切在阳光下健康生长!

  更美妙的还有!一般从汽车进货到销售出去,是有一个周期的,在这个周期内,车子就存在4S店的仓库里,卖不掉,收不到钱,就无法“赎证”,所以,为了给4S做周转,主机厂一般会承担至少3个月的银行借贷利息!

  它们的热血故事,有时候更加地让人叹为观止,瞠目结舌的,也更让人肝肠寸断。

  那么重点来了,如果经销商在车到店后,第一时间将车卖掉,全款从客户手中收掉,然后一看距离免息期三个月还早,反正也不着急“赎证”,就告诉银行这台车还没卖掉,拿着这笔钱如果去外面“周转”一圈。

  上个世纪70年代,刘玉波因伐木场需要托运木材,一口气订购了几百台大型奔驰拖车,自此,刘玉波和奔驰接下来不解之缘。改革开放后,刘玉波以独特的眼光发现了大陆汽车市场的巨大商机。

上一篇:庞青年:与世爵合资未来推新能源汽车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
电话 短信 地图